抗美援朝老兵黄英财:“我在朝鲜当侦察兵”

想起在朝鲜当侦察兵的日子。”黄英财老人退休在家,喜欢看抗美援朝的电视剧。

睹剧思人,岁月悠悠。那是刻骨铭心的记忆,那是机智勇敢的磨砺,那是生死相依的情义。

1952年9月,18岁的黄英财随中南军区抗美援朝队伍从广州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,来到鸭绿江边。他被安排在38军27团三营15连。当得知该连是侦察连时,黄英财既兴奋又紧张。他兴奋,是因为能够继承先辈英勇气概,保家卫国,光宗耀祖;他紧张,是因为第一次上战场,没经验,怕窝囊地死去。

黄英财的祖父黄显金,曾担任红七军21师1团1营1连1排排长,1931年在与军战斗中牺牲。他的外公,也是老红军。从小,黄英财就听父母讲起祖辈们的英勇故事,憧憬长大后,要像红军战士一样去战斗。

“与美国兵相比,那时的装备差,但精神好,个个不怕死,决心拼命干。”

黄英财所在的部队进入朝鲜后,被安排在三八线西线,负责阻击南朝鲜军及部分美军。

美国兵自恃有飞机大炮,武器装备好,猖狂得很。美军机经常低空飞行,向志愿军阵地和北朝鲜村落扫射,伤亡较重。

黄英财伸出双手,作着双枪手势:“大多数侦察兵每人发两把驳壳枪,每枪可上10发子弹。配上4颗手榴弹,一把短匕首。身上背上一袋炒米。”

“美国兵是清一色的卡宾枪,但他们怕死,不会真拼命,气势上输给了志愿军。”

1952年11月一天凌晨,天黑压压,寒霜裹袭,万物萧杀。15连10多名战士负责向阵地南面迂回侦察前进,弄清美军部署。

黄英财和战友王中和分在一组,俩人都是18岁的小伙子,谈得来,亲如兄弟。他们互相鼓劲,把生死置之度外。

当天上午10时左右,他们在距志愿军阵地10多公里远的一处山坡下,突遇刚走上坡的3名美国兵。

双方距离20多米远,好在王中和处在高处,先看到对方。就是在这居高临下的几秒对视中,王中和迅速掏出驳壳枪,朝着美国兵打。

黄英财反应过来后,随即补上几枪。3个美国兵当场2个,还有1个受伤,哀嚎着丢下卡宾枪投降。黄英财和王中和因此遭遇战受到嘉奖——每人配上一把美式卡宾机枪。

随着志愿军战士节节胜利,缴获的美军武器弹药多起来,许多战士逐步换上装弹量更大的卡宾枪或小型机关枪。

“蒋介石的军是的‘运输大队长’,朝鲜战场上,美军也当了很多回。”说完,黄英财呵呵笑了。在朝鲜战场上,他历经大小战斗10多次,命大运气好,只是右肩摔伤过。

在朝鲜当侦察兵的日子,苦点累点,但心里没有怨言。黄英财说,外出侦察敌情,一口炒米就着一口冰雪或泉水是常态。战士们躺在战壕里,靠着树桩睡觉不见怪。

黄英财觉得朝鲜百姓朴实,热爱志愿军,经常给志愿军战士送来香香的炒米和热开水。“有些朝鲜阿妈挽留志愿军,像对待亲生儿女一样。她们的孩子有的在战争中牺牲了,大多20岁左右。”

1953年10月,朝鲜战争结束,黄英财分配到湖南省军区气象站当译电员。1962年1月,他转业至郴州粮食部门,1995年从郴州市面粉厂退休。

如今,黄英财的退休生活有规律,充实且幸福,精神很好。5个女儿(黄英财笑称“五朵金花”)轮流照看他们夫妻俩。

每天,楼下逛逛,下下棋,跳跳舞。除了看战斗剧,黄英财还爱看新闻:“了解国家大事,感受祖国变化,越来越好,越来越强,心里高兴。”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